蹦迪CP:做夢都沒想到,你竟然對我提不起興趣!

靚男學院編輯部   2019/04/12  瀏覽量 5,158
靚男學院旨在幫助男生在社交中給與之相愛的女生帶來真正的愛情體驗,不讓大家因為一時不恰當的舉措,或是木訥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錯過自己最愛的人。同時我們將繼續傳遞正確戀愛價值觀,堅決抵制不良PUA,還“兩性情感”一個真正純凈健康的社交環境!

人世間的緣分你完全猜不透,比如你們互相道了晚安,卻在街尾燒烤店相遇了。

比如我去樓下接浪跡,卻遇到了薇薇。沒有這個姑娘,自然也就沒有后面的故事。

讓時間回到2019年元旦,此時的深圳計劃正如火如荼進行著。

當我走出大門,穿過曲曲折折的小路,到達街邊時,一個纖細窈窕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

淡雅的妝容,粉面含春的面龐,配上隨意披散在肩頭的長發,顯得即青春靚麗,而又活力四射。

她手里拖著行李箱,一副剛剛搬來的樣子。

一邊左右張望著,不時低頭看看手機,似乎在尋找著什么地方。

我們四目對視時候,她好像略微遲疑了一下,隨后走過來,對著我用一口清脆的普通話問道:“你好,請問嘉葆潤金座的B座怎么走啊?”

我聽到后,看了看她手里的行李箱,不禁笑了出來,說道:“這么巧,你也是剛搬來這里啊!”

“怎么,你也是么,你能帶我過去嗎,這里路難找死了…我轉來轉去都找不到。”姑娘一臉驚喜的跟我說。

這姑娘真有意思,不怕我把她賣了么?

我主動幫她拉過行李,隨后帶著她一路小轉,走到了大樓的入口。

在后來的聊天中,才知道薇薇——也就是找我問路的這個姑娘,也是剛剛從廣州來到深圳,是一名雜志的平面模特。

我習慣一開始就把自己的信息透明化,不為別的。與其家里長短聊半天戶口職業,還不如自報家門,更好的進入主題。

如果真要說意義,坦誠的給女生說自己的信息,會讓她有安全感。

讓她知道你不是一個壞人,不用去揣測很多信息。

當聊到我來自成都這個城市的時,薇薇很開心的告訴我,一直很期待去成都玩一趟。

這時,她突然問我是不是喜歡蹦迪?

話題轉的這么快,應該是看了我的朋友圈,里面有我在全國各個城市參加分享會夜店的足跡。

而薇薇,應該恰好也是個電音愛好者。

共同的興趣愛好,讓我們顯的一見如故,聊天很是順暢。

知道薇薇很期待去成都游玩,恰好我的晚飯,也在吃一家深圳很有特色的四川江湖菜。

我拍了一張食物的照片發過去,得饞饞她。

在交流美食心得的同時,我們之間的熟悉感越發的加強了,一點都不像才認識兩三天的感覺。

看到薇薇的反映情緒很好,我決定約她出來一起玩。

恰好我們在幾天后,會和兄弟去Tomlive進行一場集體的蹦迪活動,我便順勢邀約薇薇有機會過來一起玩。

而在后續的交流中,我開始慢慢發現一件事。

薇薇只是單純的喜歡電音文化,才會時不時的去到酒吧,感受那里動感的旋律。

對于喝酒這類互動,其實并不是非常的喜歡。

在現實生活中,確實有一大批年輕的女生,普遍具有這樣的特點。

傳統思維中,出入酒吧的女孩子,一般都是濃妝艷抹,搔首弄姿。作風不檢點,甚至放浪形骸。

然而,在電音文化傳播越來越廣的今天,越來越多年輕的女生,加入到夜場生活的文化中。

她們只是喜歡這種在人群中,伴隨著電音的節拍,恣意放飛自我,揮灑青春的感受。

換而言之,如果你現在還是把各大城市的頂尖夜場club,當成是富豪一擲千金,風塵女子逢迎賣笑,光怪陸離的燈光映襯下丑態畢露的風月場所。

那么只能說,你和這個時代脫鉤了。

當我們聊到電音文化,和自己曾參加過的電音節的時候,都互相產生了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所謂千金易得,知己難求,應該就是這樣的情景吧。

轉眼到了相約的那天,盡管因為做頭發耽誤了一起吃飯的時間,她也比較累。

但終究還是如約前來,一起融入電音的澎湃海洋。

那天的現場,可以稱得上是蔚為壯觀。

約來的N多正妹,還有給力的女僚機,無時無刻都在向薇薇傳遞這一個信息,那就是我是今晚,場子里最受歡迎的人。

當然,浪哥除外。

我也能感受得到,她牽的我的手,也越來越緊。

以至于到后來,都是整個人的身體,都緊緊貼在我的身上,完全無視身邊另外幾個女生,投射的帶有敵意的眼光。

哎,最難消受美人恩!

面對另外那個執著等我一直到天亮的女生小D,我也只能心下暗表歉意。

然而,即使這樣,在眾多女生的圍攻中,我逐漸感覺自己喝的有點遭不住了。

幸虧我一個深圳的朋友出來解圍,他帶著我,他女朋友帶著薇薇,偷偷溜走,去海底撈吃夜宵,順便休息一下。

直到東方發白,天光漸亮。我才和薇薇,一起回到了居住的那個大樓。

事后我才從薇薇的口中得知,那天的我,已經喝的有點斷片;

以至于在她假意要回自己房間的時候,我只是朝她低著頭揮了揮手。

“而我,也第一次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懷疑…”

幾個月后,終于如愿來到成都的薇薇躺在我的懷中,幽幽的說出這句話。

“我做夢都沒想到,連一個喝醉了酒的男人,都對我提不起興趣。

你哪怕說一句要我送你回家啊。你話都沒說,我走出電梯,剛想回頭跟你說話,你直接按下了關門鍵,留給我一個冷冰冰的金屬大門。”

“我那天真的是喝多了的嘛。我第二天睡醒,連自己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我無奈的說道。

“我真的是有點賭氣,我倒是要看看,我來到成都,你還會不會對我不聞不問。”

薇薇又作勢扭了一下我的耳朵,我哎喲一聲,重新拾起在成都見到她時的記憶。

真是選了個好時候,我剛剛才用激光點了臉上的痘痘,有點不好意思出門見人。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重新相見了。

這一次,我們并沒有去喧鬧的迪吧,釋放自我;而是選了成都比較有特色的一家網紅酒館,互送衷腸。

古人有云,小別勝新歡。

而這次的相見,帶給我們的,不再有上次的沉醉,只有淡淡的微醺。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攜手歸家的我們,也定下了約定。在今后全球各地的電音節上,一定要一起組CP,蹦出青春,蹦出歡樂。

蹦出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