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的大長腿,半夜悄悄的打開了房門

靚男學院編輯部   2019/04/06  瀏覽量 14,218
靚男學院旨在幫助男生在社交中給與之相愛的女生帶來真正的愛情體驗,不讓大家因為一時不恰當的舉措,或是木訥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錯過自己最愛的人。同時我們將繼續傳遞正確戀愛價值觀,堅決抵制不良PUA,還“兩性情感”一個真正純凈健康的社交環境!

我是在某社交軟件上認識的這位女生,這里我們叫她橙子,因為照片和本人相似度有92%,所以自然就很快地聊了起來。

當然,之所以和她聊是因為我發現我和她住的好近。

靠這款社交軟件能遇到相似度這么高的妹子,而且離我又這么近,或許真的是一種緣分吧。我就加了橙子的微信,就有了以下的聊天記錄:

我開頭直接說了一句“我們離得好近”,以此來增加聯系感,也讓女生更加對我感興趣。之后,我故意說了一句“一個想見就能見的距離”,來為以后的邀約做好鋪墊。

最后再通過一句“可能在你面前我情商加十”來營造這個曖昧的氣氛。

短短的幾句話,聯系感、邀約鋪墊、氣氛的升級就全部到位了。

簡單的開啟話題之后,我故意將話題帶到一個曖昧的高度,而橙子卻絲毫不避諱,這說明了橙子是個比較外向開放的女生,同時也可以說明,她對我興趣應該還算不錯。

確定了這點以后,我準備使用冷讀的技巧來升級我和她的關系,只不過,沒想到的是我失敗了...

聊天其實重要的不是聊什么話題,而是你怎么去聊。

即使我上面使用冷讀技巧失敗了,但實際上在她看來我還是在夸她聰明會說話。所以,即使是很尷尬的這種情況,但還是能在聊天的氛圍下,讓尷尬自行化解。

橙子在上面說了她是水瓶寶貝,這讓我見縫插針想到了一個升級關系的突破口,我這時候故意叫她寶貝,她也沒有任何排斥感,這也就說明關系成功的升級了。

很多時候有機會有窗口升級關系的時候,千萬不要慫,你可能這次慫了,下次就沒這么好的機會了。

聊天中要注意的是不可得感,不要太快的去暴露你喜歡她這個事實。

比如,我說“你快是我的菜了”這樣才能讓女生覺得,我并不是一個很隨便的男人,也讓橙子有了臺階。

關系升級的差不多了,我覺得可以試著邀約一下了。

在這段聊天中不難看出,橙子對我的興趣度非常的大,哪怕我在上面暗示著說“這都是被睡之前說的話”,她也沒有任何生氣的意思,或許拒絕我的原因是沒有化妝,怕給我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就好像我們在每次約會之前,為了給對方一個很好的第一印象,我們會去理發店做個發型,噴點淡淡的香水,換身自己認為最帥氣的衣服一樣,女生見一個人,特別是一個她感興趣的男人時,一定會希望給對方一個很好的第一印象。既然是這樣,我也沒有必要去強求她。

懂得釋放很重要。

第二天,在我的暗示下,橙子決定了和我見面,而且還是來我家,而且我們兩個離得不算太遠。

敲定好見面時間以后,我故意測試了一下女生,晚了幾分鐘下樓接她,想測試女生對我興趣度如何,能否推倒。

到了見面地點,我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修身連衣裙的女生在小區門口的小長凳上玩著手機,昏黃的路燈下,她柔軟的頭發泛著微微的黃光,隨意而有正式地披在了肩上。

我走過去,她抬頭看著我,撒嬌的說:“哼,你遲到了哦”。我走到她身旁,和她并排坐下,輕輕地摸了摸她的頭說:“還不是為了歡迎你,收拾屋子給耽誤了,走吧,我做飯給你吃。”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看她的表現,我知道她并沒有因為我的遲到而生氣,也就是說,她對我的興趣非常大,否則早就在微信里催我了,或者露出了很不高興的表情。

我們簡單的聊了幾句,我拉著她的手,十指緊握,帶她去我家。進門以后,我讓她坐在沙發上看會電視,我去廚房準備吃的。

打開電視是為了給女生營造一個安全感,讓她不用那么緊張,不用那么害怕。而放她一個人在客廳,是為了培養她的孤獨感,讓她更加期待我忙完早點過來陪她聊天,也是為了讓她熟悉一下環境。

大概過了幾十分鐘,氣氛營造得差不多了,我端上了準備好的飯菜和前幾天去超市買的紅酒說:“這燈光好像有點刺眼,我們換一個。”說完,我去換了個柔和點的燈光,并關掉了電視,放了一首比較輕柔的純音樂,營造出了一個浪漫的氛圍。

吃著這個“燭光晚餐”我和她聊了很多,她告訴我,她是一個很沒安全感的女生,一開始很擔心我亂來,很擔心我不是什么好人。之所以答應來我家,是見面的時候我給了她一種很可靠的感覺,讓她有了安全感。

她還和我說,在上一段感情里被傷害了很深,想找一個依靠,她想成為一個被保護的小女孩,而這個時候我剛好出現。

吃完飯后,大概是十點多,橙子沒有說要回去的意思,于是,我提議看一部電影《愛情與靈藥》。

在電影的氛圍下,我試著摟著她的肩膀,她沒有反抗。過了一會,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又配合著電影的氛圍,試著把她摟過來一點,我能感受到她開始有一絲絲的抗拒,但后面又歸于平靜。

直到電影的結束,我都沒有做進一步的肢體接觸,只不過在電影結束后,我輕輕的親了一下她的額頭。

看完電影已經是凌晨了,橙子說她要回去了,但她依然靠在我的懷里,沒有要起身的意思。我知道她是在等我的挽留。于是,就有了這樣一個對話:

我說:“我不想吃我明天做的早餐嗎?”橙子似乎想說什么,我沒有給她說的機會,我繼續說:“那邊有個空的房間,卸妝水我這邊有”她沒有說什么,我看她好像在猶豫,我就又說了一句:“你如果說實在是想回去的話,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吧。”

說完,我松開了她的手,站起來準備去換衣服。

大概是我在她身邊離開的瞬間,她感受到了有點空虛,又或者是我說的話讓她感受到了安全感,決定權在她的手里。

橙子說:“那你今晚可不許偷偷跑進我的房間哦”我聽她說完,去拿了把房間鑰匙給她,說道:“這下我想進去也進不去了”。是的, 我并沒有答應她晚上不會進她房間。

時間過得很快,大概是3點半左右,我發現隔壁的橙子房間里還在刷著抖音,難道她和我一樣睡不著?我起身準備去倒杯水喝,突然發現,原本鎖著的房門,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了一條縫,于是,我就......(后面發生的你們自行腦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