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點,“小哥哥,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靚男學院編輯部   2019/03/29  瀏覽量 8,827
靚男學院旨在幫助男生在社交中給與之相愛的女生帶來真正的愛情體驗,不讓大家因為一時不恰當的舉措,或是木訥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錯過自己最愛的人。同時我們將繼續傳遞正確戀愛價值觀,堅決抵制不良PUA,還“兩性情感”一個真正純凈健康的社交環境!

促使我再一次想見小純的沖動,絕不是源于身體的渴望和內心的空虛。

只因三月初的某一天,小純微信上說,她在書中看到一段話,覺得很不錯,所以忍不住想要分享給了我。

書中的那段話是這么說的:

“他們都說,愛一個人是劫 有人劫后余生,有人在劫難逃。

曾以為你是蒼茫大海上的燈,是我曲折人生里唯一值得的相伴。

殊不知,每一個人的到來都會完成一些事,然后,陪伴或離開。”

末了,小純又對我回了一句:“像極了愛情!”

從她分享截圖給我那一刻起,其實我已經知道,我們談論的不再是書中的句子,而是我跟她之間的感情。

愛上一個人是劫!有人劫后余生,有人在劫難逃!

我曾經就在一場劫難里迷失自己,不知道什么是拒絕、什么是擁有、什么是珍惜。

有時候男人總會因為喜歡一個人陷在自己的內心世界里無法自拔。

然后在心理翻來覆去愛了一個人幾輩子,最后想出無數段前世今生的劇情。

不得不說,這真的很扯淡!

其實檢驗愛情的方法很簡單,只需看什么時候你能沖動地、且不假思索地對一個人說:

“我愛你!!”

小純的截圖總是充斥著曖昧的味道

但這種不被捅破的曖昧,反而更像極了愛情

我努力回想第一次遇見小純時的場景。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深圳的某個酒吧,那時正值元旦假期。

我記得那天晚上,她穿著包臀裙,身材很是迷人,就坐在我們隔壁桌。

而我當時在深圳,當晚卡座的兄弟很給力,直接嗨翻全場。

于是我順勢拉著她跟她閨蜜過來一起玩,順便加了個微信!

那夜之后的第二天,我就飛回了成都。

至于跟她見面的沖動,也就沒有那么強烈了。

回到成都后,我們只能通過微信互動,有空的時候就簡單地聊會天,偶爾還會分享下彼此的生活。

很多兄弟總是以為跟女生相處是需要不停的去調動對方的情緒。

非得讓對方的情緒像過山車一樣才覺是在把妹,這里我只能說“你是泡學中毒了”。

還有的男生,固執地認為只要不停的升高彼此的關系,就能讓愛情立馬開花結果。

我想說的是,世間真沒那么多一秒鐘的愛情,如果有,你敢要么?

而事實上,正確的方式應該是我們一直保持著差不多的關系,只需要等待一個契機,關系就自動升級了。

我曾試圖在情人節的當天向小純表白,但最后都被她“不著痕跡”地拒絕了。

為什么說是“不著痕跡”?

因為她從不把話說死,或者說刻意給我留有顏面。

我讓她跟我談一場網戀,她說她不喜歡;

我讓她做我女朋友,她說先從朋友開始做起。

真是個奇妙的廣東女子…

不得不說,我真的很喜歡廣東的女生,她們說話的聲音總是嗲嗲的。

在你工作郁悶,生活枯燥的時候,聽見她的聲音似乎可以治愈一切的不安!

當初我離開學校去廣東打工,在我最窮的日子里,別人都玩著手機QQ,而我用著小靈通,意外的發現小靈通還有個電話QQ。

在那段時間里我每天晚上下班,或者上夜班的時候都是那種嗲嗲的廣東腔的女聲陪著我!

后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自己好像是聲控。

而在跟小純的聊天中,第一次聽見她語音時,我就徹底淪陷了。

當時腦子里只有一個念想:人生苦短,我希望今后與她聊的每一次天,都是甜的!

當然,生活中除了甜,還有苦!

隨著話題的不斷深入和曖昧,眼看就剎不住車了,這時候,小純突然變得理智起來。

她的話題開始慢慢變少,直至無話可說。

起初,我以為她只是厭倦了跟我相處的方式。

畢竟像她這種顏值、身材都算上等的女生,在深圳這樣的大城市,注定會有很多人去撩。

她們習慣了被各種各樣的人去套路,早已練就出了一副火眼睛睛,也學會了習慣性的去拒絕別人。

 

時間一晃又到了3月。

我又來到了深圳這個認識她的城市。

本以為我們再也沒有可能見面,我也未曾想過要去打擾到她的生活。

但恰恰因為那張她發給我的讀書截圖,我們又控制不住地聯系了。

我告訴她我人就在深圳,并且正在帶學員在酒吧玩耍。

之后我約她出來,她很爽快地就答應了,于是當晚,我們約在了西西里見面。

再次見到小純,天藍色的短袖上衣套著黑色臀裙,一雙齊膝的靴子!

我就站在門口看著她一步步走到我面前“哈嘍,你還認識我嗎?”

“人群中,我一眼就認出了你。”

“油嘴滑舌的,我來了還看你怎么勾搭小姐姐。”

“有你就夠了,快進去坐吧。”

我牽著小純的手,帶她來到卡座。

此時大家正在玩撕紙巾游戲,在身邊小姐姐的邀請下,小純也加入了其中。

而每次輪到我跟小純時,我都忍不住想逗她一下,故意把咬著的紙直接往嘴里吃,還不忘問她一句“你要多一點還是少一點?”

接著就看到她直接湊我嘴上咬住紙巾,再揍我一拳,一副很生氣的樣子!

撕紙巾是個很恐怖的游戲,眼瞅著身邊的兄弟跟女生直接吻了起來,小純一把拉住我的手就往外走。

從酒吧出來,我牽著小純的手漫步在街上。

一路上,我們聊起了各自的曾經。

從她口中,我得知原來她不止是潮州人,還算是半個杭州人。

她聊了很多關于她媽媽的事,說她小的時候總是跟她媽媽吵架,長大了才明白媽媽有多愛她。

她離開學校跟朋友做生意賺的第一份錢就是買禮物給她媽媽....

也許是因為喝了點酒,也許是因為她難得打開心扉,那晚我們走過了無數條街,說了無數個有趣和無趣的話題。

直到凌晨4點多的時候,她愜意地靠在我懷里說:“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