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愛到夜場“撿尸體”?我已經要撿吐了!

靚男學院編輯部   2019/02/15  瀏覽量 12,722
靚男學院旨在幫助男生在社交中給與之相愛的女生帶來真正的愛情體驗,不讓大家因為一時不恰當的舉措,或是木訥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錯過自己最愛的人。同時我們將繼續傳遞正確戀愛價值觀,堅決抵制不良PUA,還“兩性情感”一個真正純凈健康的社交環境!

男人都喜歡到夜場“撿尸體”?我已經撿到要吐了!

之所以這樣,要先說說我和婷籽的故事。

這是我在2017年離開成都之前,最后一次和婷籽視頻通話時截下的圖。

看著她的眼神中,那種無能為力的失望,我心中也充滿了遺憾。

記得那天,她反復問我:

你到底什么時候能回來,你回來我們之間不會變么。

她每問一次,我內心就會哽咽一下。

我是一個淚點很低的人,但我強忍著淚水,說,過年我一定能回來。

其實,過年會不會回來,我也說不準。

一年之后,我真正再次回到成都。

2019年情人節,微信里的婷籽,卻變成了一個紅色的驚嘆號。

剛認識了婷籽時,我喜歡叫她傻X,她也是這樣叫我的。

這是一個標準意義的高分正妹。

準確說,她也是我第一個真正意義上去“狙擊”的女生。

還記得剛認識她的時候,她還有一些小傲嬌,三句話沒說對就要刪人。這樣的女生,反而更能勾起我的征服欲。

在這個時代,大多數看似高傲、霸道的女生,其實并沒有她們看起來那么堅強。

從跟婷籽的日常聊天中我感受到,她同樣是一個想要得到保護的女生。

記得,我們的第一次約會從一場電影《神奇女俠》開始。

那天我們見面的時候,距離電影開始還有一會,于是手牽手到IFS逛街。

我和無數女生一起來過成都的IFS,但和婷籽走在里面的感覺,卻讓我至今都記憶深刻。

那天她穿著一件碎花短裙,踩著一雙高跟鞋,亭亭玉立,像個小仙女一樣,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路人對我投來的羨慕眼光。

如果我有時光機,我一定會讓時間一直停留在那個時候。

四川人愛玩,年輕人愛喝酒、愛泡吧是很普遍的現象。

婷籽作為一名好看的女生,自然少不了一到晚上的各種局。

我們第二次見面,是在夜場。

那天晚上她喝的有點多,差不多后半場的時候,她已經不行了。

她就軟軟地一直靠在我肩膀上,一旁的閨蜜沖著我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了一下。

當晚直到深夜,她閨蜜將婷籽托付給了我。

我把爛醉如泥的她的送回了家。我很久沒有如此細心地照料一個女孩子了。

第2天, 婷籽起床后我帶她去游泳醒酒,在路邊的時候,我拍下了這張照片。

我說,你這個扣子扣兩顆吧?婷籽一笑,說,太熱啦,就這樣吧!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她拉著就走了……

現在回想起來,我和婷籽見面,太多次都是在有酒地方。每次我都像是在“撿尸體”。

像這樣白天的約會,真的是太少了。

但在我看來,我其實已經過了一定要當晚和女生怎么樣的那個階段,我并不那么向往晚上的“約會”。

兩個人是否感覺對位,是否相處得來,是否能共同擁有一段美好的回憶,是我更看重的東西。

憑心而論,婷籽給過我這樣的感覺,但這樣的感覺,又總被無數個凌晨爛醉如你的那個她給沖淡。

幾天后,我再次凌晨去夜店接她。

當我到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那睡著了

其實,我期望的感情是雙方都會為對方做一些事情,或者可以說一些改變,但是婷籽卻似乎并沒有意識到這個點。

正在我內心充滿搖擺的時候,我得到了公司要離開成都的消息。

那一瞬間,我內心五味雜陳。

我是舍不得婷籽嗎?

可我明明不就正在懷疑我和她的關系嗎!說不定趁這個機會正好一刀兩斷,一了百了?

那是是不是應該覺得解脫?

可我此時心中想的又全是婷籽。

因為,我們下次見面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那天,我在視頻通話上和她道別。

我雖然幾度哽咽,卻又強忍這淚水。

她反復問我:

你到底什么時候能回來,你回來我們之間不會變么。

我說,過年我一定能回來。

而當我真正回到成都,已經是一年后,2019的春節。

而當我點開微信里婷籽的對話框,發過去一句“你還好嗎?”,卻收到一個紅色的驚嘆號。

不管你處于怎樣的角色,生活都會逼著你去做選擇。

想起王小波在《黃金時代》里那段話,當初讀的時候覺得老王故作深沉,可但跟我真正面臨生活中的選擇,生活中的離別,我才發現明明還很年輕的我,其實已經開始變老。

“那一天我二十一歲,在我一生的黃金時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愛,想吃,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來我才知道,生活就是個緩慢受錘的過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變得像挨了錘的牛一樣。

可是我過二十一歲生日時沒有預見到這一點。我覺得自己會永遠生猛下去,什么也錘不了我。”

然而無論怎樣,我們依然得在生活面前做出自己的選擇,正如我選擇離開成都,離開婷籽,也正如我在2019年情人節,接受失去她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