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導師實戰貼:與jk愛好者的影院故事

靚男學院編輯部   2018/10/30  瀏覽量 3,195
靚男學院旨在幫助男生在社交中給與之相愛的女生帶來真正的愛情體驗,不讓大家因為一時不恰當的舉措,或是木訥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錯過自己最愛的人。同時我們將繼續傳遞正確戀愛價值觀,堅決抵制不良PUA,還“兩性情感”一個真正純凈健康的社交環境!

人類好像生來就有著其自己的兩面性,既喜歡熱鬧,又偶爾享受孤獨,完全矛盾和不相融的兩面在一個人的身上可以體現的淋淋盡致卻又相安無事,或許這便是平衡,就像太極。于我而言,更多時候喜歡一個人待著,但也享受與姑娘們愉快相處的短暫時光,哪怕這個時間短到一天,哪怕她們出門便會被我遺忘。就像璀璨煙花背后清冷的街道,人們只會記住那璀璨的煙花,卻沒多少人會在意那清冷的街道。

今天的女主簡稱山山,這是一個jk愛好者,她朋友圈里所有自拍幾乎都是穿著jk制服拍攝。盡管接觸過不少姑娘,但不得不說某些東西于男人而言就像貓薄荷于貓,永遠有著吸引。

與她的相識同樣來源于探探,畢竟于我而言,有個探探就足夠,懶的再去用各式花樣繁多的app。與她簡單幾句后我們轉至微信。初期聊天中我們對彼此的打壓輕微而不嚴肅,而聊天的主導權很快也被我掌握,并帶入角色扮演情景。大叔與小姑娘,在很多影視劇中本身就是一對融洽相處的角色,更不用提當下很多情侶彼此間都是如此相稱,略帶曖昧。但過快的關系推進顯然也讓山山略有害怕,不過這甚至都算不上什么問題,略微后退一步即可。

聊天中斷一小時后山山主動再次開啟話題,但她反反復復的前進后退讓你摸不清她的真實想法,就像一只滑不溜秋的泥鰍。但她不知道的是這些對我而言甚至激不起內心的絲毫波瀾,結局已經注定,又怎會多生情緒。

斷斷續續的聊天中充斥著大量的假性ioi,上一秒讓你以為這個姑娘仿佛在朝你靠近甚至唾手可得,下一秒卻又似乎遠在天邊,可觀不可得。而我保持節奏的進退慢慢的在這場游擊戰中占據上風,山山退的空間和尺度越來越小,直到慢慢靠近,但對于一個備受追捧眾星環繞的姑娘來說,這還不夠。

之后幾天的聊天依舊是不停的來回拉鋸,全部截圖出來恐怕得有四五十張,這里只截取部分。每天你來我往的游擊戰慢慢的放大了我與山山之間的性張力,曖昧的氣息也越來越濃,假性ioi逐漸被我變成真實。其實很多時候,ioi的真與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當下發生了什么,只要氣氛足夠曖昧,假的可以成真,發生不了的故事也可以發生。

我過多的后退讓山山迫切的想證明自己的魅力,發給我的私密照片就是這種想法的實踐。就像是釣魚的鉤子,一旦咬鉤就會被其丟入身后的魚簍,而簍里被她釣上來的魚卻不知已有多少,再怎么撲騰也難以引起注意。看到照片后我連續兩句話的打壓表明了這種手段對我無用并且打消了她以為這樣就能讓我追逐的想法。

而后續的推拉引起的情緒波動讓對話的主導權重新掌握在我的手中。這里可以說是典型的感興趣但無需求,“拍的不錯”說明我感興趣,隨意自在的打壓和推拉又證明了我無需求。性張力在這一刻被放大到極致,現在釣魚的人是我,而她則成了鉤上的魚兒。當天晚上她就提出邀約,但當時我正在與另一個姑娘約會所以拒絕。

上次聊天結束后我們中間也還有些不痛不癢的對話,因為到了這個時候,我越退,她越靠近。就像姜太公釣魚,沒有鉤子她也遲早會來咬,所以我并不著急。直到幾天前,她發了個情侶間甜蜜的小視頻給我,我問她;“你想要嗎?”

而這一回的窗口,我知道不再是假的,魚兒已經上鉤,該收線了。就像之前說過的一樣,約會項目可以老套,但最好有些不一樣,比如看電影,選擇私人影院不僅方便近挪,私密的空間更方便曖昧氣氛的營造。更不用提私人影院本就是為情侶所準備,房間布置大多是溫馨為主,只有一張床,兩個人躺在床上看著電影,你們彼此兩個人本身就比電影更能吸引對方。

晚上九點零幾分,到達預定地點后我打量著四周,拿出手機撥打山山的電話,鈴響之后我們同時注意到了彼此,相視一笑。由于當天天冷,山山沒有穿著她喜歡的JK制服,讓我略有失望。但洛麗塔風格的服飾同樣不顯遜色。我走到山山面前,伸出右手做彎曲狀,微笑的看著她不發一語。她捂嘴微微一笑后很乖巧的挽起我的胳膊。

我:還以為你今天也會穿JK制服

山山:天太冷啦,哪天出太陽暖了穿給你看

我:家里有,晚上穿給我看

山山哈哈一笑說道:哇哦,老流氓,不過我!不!穿!

我:哈哈,小傲嬌

我們邊說著話邊走向影院,讓我意外的是只剩下了一個房間,而那個房間是上次我和大白與一對高分閨蜜4人約會的時候同一間房,而上次我的目標,當天穿的同樣是JK制服。緣,妙不可言。

我們雙雙進入房間后隨意選擇了一部排行榜上的電影,看的是什么我已記不清,但我唯一記得的事就是我們從進入房間開始,一股曖昧的氣息已經悄然在我們中間升起并環繞。躺在同一張床上,看著同一部電影,這種行為可能很多情侶都沒有嘗試過,卻發生在第一次見面的我和山山身上。從開始的正常躺著,到后面被我抱在懷里,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壺燒沸騰了的開水一樣,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