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讓一個陌生女孩喜歡我的

靚男學院編輯部   2018/05/04  瀏覽量 4,115
靚男學院旨在幫助男生在社交中給與之相愛的女生帶來真正的愛情體驗,不讓大家因為一時不恰當的舉措,或是木訥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錯過自己最愛的人。同時我們將繼續傳遞正確戀愛價值觀,堅決抵制不良PUA,還“兩性情感”一個真正純凈健康的社交環境!

準備
? ? ? ?朋友喊我參加一場他組織的跑車聚會。我知道這應該是一個有逼格的場景。坦白來講,我是個有點宅的人,生活也沒有什么太大的亮點,自從戒酒,不去泡吧后,我的生活就和這個世界上80%的人一樣。平常在家里寫寫文章,講講課。閑暇之余,不是出門約個會,就是宅家里看書,或者去參加業余班。我的生活雖然平凡但充實。既然朋友喊我參加跑車聚會,對于這么有逼格的場景,我必須得好好打扮一下自己。我在衣柜里翻箱倒柜,INXX的黑色褲子,邊上沿著縫線,印上了一條白色的印花。配上一件純白的自制T恤,上面印有意中人三個字。簡單,樸素。天氣會比較炎熱,所以我決定在套上一件off white的防曬衫。胸前豎條的意中人三個字,在防曬衫的遮蓋下,顯得朦朦朧朧,這很完美。我得考慮下我要穿什么鞋子。我的Air Jordan 4 Kaws已經被我家狗子咬爛。這是我吃土半年,存下來的裝逼利器。

幸虧我還有一雙剛來的空軍一號。我就前天遛狗的時候穿了一次。我把它從鞋柜里拿了出來,鞋沿邊邊有點兒臟,我用牙膏把它擦拭了一番。

很不錯。

換上衣服,照了照鏡子,因為熬夜的關系,皮膚顯得有點糟糕,我干脆涂點BB霜吧,防曬的同時,也能稍微遮蓋一下我面部的瑕疵。

下樓,剪了個頭發,我去向目的地。

認識
? ? ? ?大家聚在一起,討論各種參數,數據。甚至有的人為了贏得自己的觀點,干脆兩人開車下賽道飆了一場。好吧,我知道我顯得格格不入。因為我天生就對數據沒有任何興趣。我也知道,我來這里的目的,并不是為了下賽道飆車的,也不是來聽他們吹牛逼的,而是來裝逼的。我拉著我朋友幫我擺拍了幾張照片。因為時間緊的關系,我沒有向以往一樣,一次性拍個幾百張。回家再慢慢挑選,而是要我朋友精心為我拍了十來張。打算回家在精細挑選,美化修圖。我知道,我是一個普通人。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過于平凡,所以我也不屑于去發朋友圈。因為我知道,我普通的朋友圈,沒有什么值得令人關注。我要么不發,一旦發,就必須得是我生活中的閃光點。幾年累積下來,我雖然不是高富帥,但朋友圈已經逼格滿滿。

有人說我虛偽,只喜歡散發我最光鮮的一面。而我卻覺得我只是挑剔。只想讓人看到我最好的一面。就好像剛才我朋友幫我拍的那些照片。

我并不是想假裝自己是個富二代去炫富。而是我只是想記錄,我經歷過這些。也算是個見過一點世面的人。

接下來就是無聊的聚餐。這群開著跑車的男人,身邊都帶了一些妹子。我偷空搭訕了幾個單身的女孩,并讓她們掃了我的微信二維碼。

初聊
? ? ? ?吃完飯,回家后,我開始仔細翻看我朋友幫我拍的幾張照片。昨天的太陽比較大,本來眼睛小的我,瞇著眼睛,都看不到我的雙眼了,要是帶了一副墨鏡該多好。咦,這張照片也不好修,背光太亮,不好調色。我翻來覆去,選來選去,這十幾張照片,并不讓我滿意。我就是這么挑剔。如果沒有好的照片,我寧愿不發。幸虧,有一張背影照還不錯。因為看不到五官,整體衣著和環境還不錯,所以我就用這張照片發個朋友圈吧。我喜歡精心布置我的朋友圈,我想要讓別人看到我的朋友圈的時候,對我是個什么樣的人可以一目了然。

我把那張背影照,修好,點開微信準備發朋友圈時,我才看到微信上有幾個好友請求,我才忽然想起了我今天加了幾個女孩的微信。

我對每個女孩發了一個“偷偷觀察”的表情,然后發了個朋友圈。

有的很快的給我回了個哈嘍,或者是一個愉快的表情。有的干脆沒有回復。

沒關系,我對于剛認識的人,秉承著一個原則,發了第一條,如果沒有回復,就不會再發第二條。因為對方要不就是在忙,要不就是不想搭理你。

如果對方在忙的話,我去追問,顯得我很不懂事。如果對方不想搭理我,我還去追問,就顯得我很傻逼。

反正我們才剛認識,何必這么較真呢。

其中一個妹子回復很積極,我也回復很禮貌。細心的贊美了她今天衣著,同時婉轉的提醒她,今天的眉毛畫的有點濃,并調侃像蠟筆小星。

她跟我解釋,她今天出門太匆忙了。我卻告訴她,這些都不重要。我今天會搭訕你,恰是因為你的眉毛讓我覺得很可愛。

我無形中,告訴了她,我是個有標準的男人。不會隨意去搭訕。這樣,既讓她知道,我是個有選擇的男人,同時也避免了她問我:“你經常去問女孩要微信嗎?”這樣尷尬的話題。

我們相互的了解對方,詢問對方的身高,年齡,職業,興趣愛好。這些都并沒有在搭訕的時候去完成,因為我是個很怕給對方帶來麻煩的人。

我不喜歡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占用對方太多的時間。這不僅會讓對方覺得你很悠閑,也會讓對方有一定的壓力,如果對方剛好還要干著去和朋友見面,或者啥的,就會讓對方覺得我很不懂事。

我習慣站在對方的角度上去考慮問題。雖然,我在搭訕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她們是對我有一定興趣的,并且愿意跟我再多聊幾分鐘的。

當然,我在詢問對方這些問題的時候。不是一個問題緊接一個問題的去問。(如果你想獲得更多關于和陌生女孩聊天技巧,那么你可以查看我們的聊天教學課程,這將是你脫單路上的一大步)

而是每一個問題都會秉承著聊天的四要素,三法則。

三法則:延續,討論,互換。

四要素:正經,調侃,曖昧,展示。

這并不是我刻意去運用的,而是我發現,這是我多年來默默養成的習慣,并且因為教學關系,我把我的習慣總結了出來而已。

我問對方身高的時候,她告訴我165。而我則會調侃一下:“是指穿上高跟鞋后嗎?”

對方有點著急:“我說的是凈身高。”

我則正經的回復:“調侃你啦,干嘛這么認真。”

我問她職業的時候,她告訴我說,她是一個學生。我則互換了我的訊息,告訴她:“我是一名老師。”

她不信,笑著跟我發語音說:“是教人在酒吧里甩手的那種嗎?”很好,她調侃我,證明很樂意和我聊天。但我得終止這一次的聊天。

因為我今天出去裝了一天的逼,得冷靜下來好好工作。所以,我跟她結束了這一次的對話。

正確的切斷話題,不僅可以讓姑娘覺得對方是個有事業心的男人,同時也會讓姑娘覺得對方并不饑渴。

邀約
? ?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會趁著大腦還未完全清醒時,習慣性點開微信看看有沒有人給我發訊息,順便看看朋友圈的動態。我看到了她給我的背影照點了個贊,并留言:“原來你是個背殺。”我點開她的微信頭像,發送訊息:“正面也很殺。”此刻正是清晨的7點,因為養了狗的緣故,我已經習慣這個點醒來。小狗子還不懂得定點排便,我要晚起來一會,他一定把粑粑拉在籠子里,然后弄得渾身是屎粑粑。所以我必須得醒來給它喂吃的,出門吃早餐的時候,順便帶它出去排便。回到家后,往往已經是早晨8點左右,看會書,聽會課,吃完午飯則會開車去公司。大部分的姑娘,都不會起這么早,所以我并不會去關注姑娘是否已經回復了我信息。我更多的會去關注,我今天要做些什么,以及我今天過得怎么樣。

我不喜歡把時間花費在無法讓自己過得更好的事情,就好像感情。我從來覺得一段好的感情,是可以促使兩個人變得更加優秀,而不是變得更加糟糕。

所以當好的感情來臨之際,我寧愿讓它一直空著。平常就跟其他的女孩,約約會,玩會小曖昧,很好,沒必要太當真。

果然,當她回復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

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的表情。

我看到的時候,順手回了句:“小女孩像你,懶洋洋的。”

對方回復:“我哪有懶洋洋。”

我說:“那還睡到這點。”

對方回復:“因為今天沒有什么事啊。”

我說:“可以我事情安排的比較多,不然可以一塊出來溜達溜達。”其實我可以直接的邀約她,但事情的確比較多。所以只能拋出一個邀約意愿。

其實邀約意愿與模糊性邀約的意義是一致的,都是為了試探對方是否有和自己約會的意向。同時也拉近了彼此的關系。

我見過很多教人把妹的,但是我總覺得他們的思維比較極端。好像在他們的思維里,拉近關系,就一定是聊騷,曖昧。

其實,這種拉升,在我看來,過于僵硬,不夠柔和。而我覺得優秀的社交關系,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的,猶如春雨,細潤無聲。

模糊性邀約及邀約意向,其實就是一種自然的拉升方式。就像是我們平常在社交關系中,你對你公司新來的同事,拋出邀約意向,約好他晚上跟大家一塊吃飯。這就是在拉近你們的關系呀。

她回:“下次有機會啊,反正我除了上課都沒什么事。”此時的我,正在制作課程大綱,所以并未觀看手機。

過了一會,她又問道:“你事這么多,難道真的是老師?”

時間等待的意義就在這里,可以讓對方去提供話題的同時也進一步的提升了自己的姿態。我習慣了番茄工作法,即便沒有運用那個APP,但已經將這個工作法融入自己的腦內。

每工作半小時,休息五分鐘,以此反復。

當我看到她的訊息時,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我回:“不僅僅只是老師,同時還是校長。”

她回復了我個666的表情,并發了一句:“校長好。”她對我的興趣指數比剛開始,提高了不少。

我知道,我們的關系可以更近深入一步。

于是,我問她:“你談過幾次戀愛啊。”

她說:“3次。”

我說:“標準的答案,你是對所有的男人都這么說的嗎。”我在篩選她,也在測試她。

她說:“真的只是三次啊,其他那些都不算。”

我回復道:“所以其他那些都是約X嗎?”

她好像是怕我誤會,于是直接發了一段16秒的語音:“沒有啊,其他的都是小時候不懂事,就只是很單純的牽牽手,就連嘴都沒親過。”

我在工作,沒有及時聽到。

當我聽到的時候,已經快到晚飯時間。我也用語音的方式回復她:“沒關系,不需要解釋,我只是調侃你而已。”

第二段語音:“另外,其實我還蠻羨慕那種純粹的喜歡。就兩個人牽牽手,就連嘴都不敢親的感情。”

她回復:“嗯咯,很美好。”

緊接著又一段:“你忙完了?”

我回復:“嗯咯,準備吃晚飯就回家。你要過來找我玩嗎?”

她問我:“玩什么?”

我回:“玩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玩。”

她回復:“那你在哪兒。”

我把我家的位置發給了她。

她問我:“這是你家嗎?”

我回復:“嗯咯,來了帶你去吃好吃的。”

她回我:“好啊,我正好沒吃飯。”

見面
? ? ? ?果然,妹子都是需要臺階的。其實約女孩來我家,很簡單,只需要一個適當的臺階,即可。絕大多數女人在和陌生男人約會都會有的兩個顧慮:1、害怕自己被強·奸。2、害怕自己被拐·騙。女人不會對我有顧慮,是因為我的朋友圈在告訴她,我是一個優質的男人,所以不會拐騙她。而我略微高冷的姿態,則在告訴她,我并不是一個饑渴的男人,所以我不會強·奸你。我對于撩妹的理解是四個字:水到渠成。

一切都是自然的,沒有多余的刻意。不會恍然若失,堅信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人說我是佛系把妹,很隨緣。

實際上錯了。

我從不隨緣,而是緣分隨我。

中華民族的漢字博大精深。

“隨”有多個意思,其中的一個解釋為:任憑。隨緣二字,隨在前頭,意味著任憑。

而緣分隨我,隨字在后頭,跟著,順從。

前則隨,就像是一種機緣巧合,有點命中注定的味道。

但我要的隨,是由我掌控,聽我安排。我喜歡掌控一切我能掌控,包括感情。

就像我出門會想到整理著裝,穿什么,發型,膚色。就如我的朋友圈,我的生活狀態,都是在我的控制之下。我知道,只有我去很好的控制我自己的一切,我才能更好的掌握自己的生活。

如果,我的朋友圈是隨意的,如果的生活也是隨意的。或許讓一個妹子來我家找我,就會變得很困難。

我知道,當一個姑娘,愿意來我家找我是意味著什么。而讓很多人無法相信的是,只用了一天的時間,短短聊了不到30句話,姑娘就來了。

一切看似不著邊際,細看卻有跡可循。

她給我打電話說:“到了。”我正牽著我家狗子在小區里閑逛。我說:“那你到了那個門?”

她說:“我不知道啊?”

我說:“那你用高德地圖導航一下西門。”她是開車來的,而我在遛狗走路,所以我讓她來離我比較近的門。

有的男人喜歡讓女人更便利,他們覺得這是尊重。而我從來不會給女人帶來便利,因為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尊重。

就好像我相信她會順利的找到我要她所到的門,我不會相信她是個路癡。我從方方面面,都會去肯定女人的能力,而不會因為對方是個女人,而對她有所偏見,覺得需要被多余的照顧。

照顧是兩人之間本應該相互的,但是多余的照顧,實際上就是對女人的偏見。

她來了,我正牽著我家的狗子,站在西門口抽煙。一輛銀色的奧迪TT,停到了我的面前。

我對她說:“車就停這兒,我跟保安大哥打了招呼的。”

她熄火下車,問我:“你家小狗叫什么名字啊?”

我說:“金剛。”

她蹲下來撫摸著我家的狗子,說:“你家金剛好乖啊,都不仆人的。”

我說:“嗯咯,我家狗狗是被專業的訓犬師訓練過的。因為羅威納是一種烈性犬,我不希望它以后會傷害到其它人。”

我帶她來到我家,把狗鏈解開,指使狗子進籠子。我帶著姑娘進入客廳,從冰箱里給她拿了一瓶飲料,說:“你隨便坐,家里有點亂。我先換一套衣服。”

我換好衣服,她手捧著一廳可樂,安靜的坐在我家沙發上,打量著周圍。

我說:“走吧,我們先去買菜,我才發現我家沒有食材了。”

我問:“你喜歡吃什么?”

她站起身來,小熱褲下的大白腿,在窗外紅潤的夕陽照射下,顯得很性感。她朝我走了過來,夸贊道:“看不出,你還會做飯啊。”

我說:“嗯咯,畢竟是新東方廚師專業畢業的。”其實我不太喜歡正經的溝通,因為我覺得正經會讓人變得拘謹。

我喜歡去開玩笑,我喜歡去調侃。后來,我把我的這種姿態,總結為熟人模式。細細想想,的確這種說話玩笑的方式,是只有熟人之間才會有的。而當我用這種模式去跟一個陌生人說話時,對方也會迅速進入這一種模式當中。

畢竟人和人之間本身就是這樣,你的姿態決定了對方用什么樣的姿態對待你。

下樓,我帶著她坐進了我的那一輛黑色本田里。我沒有去跟她解釋,我為什么會開本田,我也沒有想要去證明,其實我還有奔馳和寶馬。

在我的價值觀里,如果姑娘介意我開的是本田,那就意味著她是個拜金女,不值得我花費時間和她有更多的交流。

我本身就是一個不解釋,不證明的男人。

就像有些許學員,因為自己其他過分的需求,沒有在我這里得到滿足,而無故黑我一樣。我不去證明,也不解釋,我相信,懂我的人,一定懂我。我從業八年來,教導過的學員,加起來怕有上萬人,不會因為少數不足兩位數的人詆毀,而導致其余五位數的人對我不信任。

就像坐在我旁邊的姑娘,她也沒有問我。態度也沒有因為我開本田而變得冷淡。在這一刻,我覺得她應該懂我。

我輕車熟路的駛向超市,一塊買菜,購物。她和我之間的距離,始終很近。哪怕是最后下車,我們短暫的拉遠距離,但是關緊門的那一刻,我們的距離又變近了。近到我可以牽著她的手,近到我時不時可以摩擦到她的臂膀。

升溫
? ? ? ?我們就像是老朋友一樣,嬉笑著,相互調侃,帶有善意的粉刺和挖苦。買好菜,回到小區,在等電梯的時候。她問我:“這次眉毛我化的不濃吧?”我說:“那要看跟誰比了,跟蠟筆小新比起來,的確是不濃。”她笑著拍打我的肩膀。我順勢抓住她那只纖細的手,握在手里,說道:“你干嘛總是對我動手動腳。”她笑了笑,但是我能感覺到她的面龐開始變得紅潤。我問她:“你是害羞了嗎?”

她有點不好意思的承認了:“有一點。”

我把她摟入我的懷里,問道:“那這樣呢?我看不到你了,你還會害羞嗎?”

她說:“我更害羞了。”

我輕輕的在她耳邊問道:“你這么容易害羞啊,那我要親你,你不害羞死啊。”

 

她沒有說話,但我感覺到她的身體愈發柔軟,就好像渾身失去了力氣,癱在我的懷里。

此時,電梯來了。我松開了她,說:“我們上樓吧。”

對于和姑娘的進挪升溫,我從來不會著急。因為我知道,是我的誰都搶不走,不該我得到的,我在怎么努力也無事于補。

就像此刻的她,我不需要刻意的去升溫。溫度自然會隨著我們之間的關系變化而起伏。

我始終覺得,自然是兩個人最好的狀態。刻意的強求,就像是一粒種子,你把它牢牢的抓在手里,隨著時間流逝,它會枯萎。

不如就地把它埋葬,讓它自由的開花結果。雖然它未必會常伴在你身邊,當你想起之時,你們就能再次相遇。

 

不可描述
? ? ? ?我做了幾道我拿手的好菜,蔥煎蛋,肉絲炒豆腐皮,排骨玉米湯,紅燒魚。兩個人,四道菜,外加一瓶朋友送的葡萄酒。這樣的模式雖然有點不倫不類,但好在性價比極高,更重要的是,我們在做飯菜的時候,我們有更好的互動,就好像我帶著她進入了我的生活。讓她體驗了不一樣的生活維度。我們吃完飯后,拿出了骰子玩真心話。紅酒已是讓我們兩人微醺。

接下來的問話更是勁爆大膽。

從平常愛做什么,到最喜歡的姿勢。

從最愛的一個人,到你約過幾次PAO。

我們的問話,讓氛圍變得更加曖昧。可能是究竟的作用,讓我們放下了理智,也有可能是我們默契的共同的選擇了感性。

我們跟著當下的感覺,從客廳的沙發,到臥室里的雙人床。

一切都自然融洽。

她問我:“你想談戀愛嗎?”

我回答:“當我遇到能夠讓我想談戀愛的人,自然就會談。”

我沒有選擇欺騙,是因為我本真誠。

她沒有選擇強求,是因為她本隨性。